首页/楼市快讯/正文

李迅雷解读政治局会议 抑制资产泡沫指向房地产

2016-07-28 来源:综合整理
 
点击
 
评论

7月2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部署下半年经济工作。

会议指出,要坚持适度扩大总需求,继续实施积极财政政策和稳健货币政策,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营造良好宏观环境。

对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采取正确方略和有效办法来推进五大重点任务,去产能和去杠杆的关键是深化国有企业和金融部门的基础性改革,去库存和补短板的指向要同有序引导城镇化进程和农民工市民化有机结合起来,降成本的重点是增加劳动力市场灵活性、抑制资产泡沫和降低宏观税负。

海通证券(15.890, 0.15, 0.95%)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对上述会议内容做了深度解读。

应进一步减税

《21世纪》:中央政治局会议指出,要着力疏导货币政策传导渠道,当前货币政策传导出现什么问题?

李迅雷:货币政策传导不通畅,民间投资下降明显,大量钱留到企业之后,以活期存款形式回到银行,并没有到实体经济。企业存入那么多活期存款,主要在做理财,通过银行理财等渠道,流向了券商资管、基金子公司等,金融“脱实向虚”明显。

央行官员指出,当前中国M1、M2增速差距在不断拉大,出现了“流动性陷阱”。宽松的货币政策,M1增速很快,但是并没有支撑实体经济;而且大量的钱涌在金融领域,助长了金融泡沫。

《21世纪》:应该怎么来解决这个问题?

李迅雷:货币政策传导不畅,通过打击金融投机,实体经济情况会好转吗?并不会。因为根本原因在于中国经济潜在增速在下降,包括产能过剩、产业往外转移等,都是中国潜在经济增速下降的表现。

中国经济潜在增速虽在下行,但稳增长的目标还在,货币政策与稳增长目标相适应,但货币政策没有起到作用,应该通过财政政策,进一步减税。

经济下行并不是坏事,因为经济下行是经济转型的必由之路,美国、日本、韩国等国经验都表明,这些国家经济下行,通过长时间的转型,逐渐过渡成为发达国家。

所以,把GDP当做一个考核目标,是本末倒置。GDP是经济运行的结果,宏观调控的目标是实现充分就业、产业转型。在经济下行的压力之下,通过改革,进行十几、二十几年的转型,是一个长远之计。

政府赤字还会持续增加

《21世纪》:经济下行,地方财政增速也承压,一些资源省份财政收入出现负增长,似乎减税的空间不大?

李迅雷:中国现在步入老龄社会,原来是欠账促增长,现在需要还账了;又想实现财政收入增长,又想保持经济增长,是不可能的。从长远来看,政府赤字还会持续增加。

五大重点改革任务之外,还要进行财税体制改革。产能过剩,从需求上来讲,因为居民贫富差距扩大,有效需求不足,主要最有购买基本生活品需求的低收入群体收入增速在放缓,导致传统产业产能过剩,但这方面改革提得不够。

收入分配方面的改革,需要通过税制调整,比如房地产税、遗产税、资本利得税等调节收入差距的税种,这些现在还没建立。

宏观政策或者改革,需要跳脱出部门利益。任何一个部门都有苦衷,央行、财政部、地方政府等都有自己的任务和苦衷,导致有些政策部署之后,难以落地。

国企央企仍然在加杠杆

《21世纪》:会议提出要采取正确方略和有效办法来推进五大重点任务,去产能和去杠杆的关键是深化国有企业和金融部门的基础性改革,具体需要推进什么样的基础性改革?

李迅雷:国企改革就是要做强做大做优国企,金融部门改革要规范金融活动,不能银行、信托、证券等都在做表外业务,进行监管套利等,现在金融系统赚钱主要通过资金在系统内的循环,金融改革要实现对实体经济的支持。

银行为了追求利润,仍在给僵尸企业贷款,因为僵尸企业借钱主要用于借新还旧,目前仍能保证银行盈利。今年上半年国企负债同比增加17%,央企负债增长了23%,但是央企利润下降了9%,国企央企仍然在加杠杆,相对应的民营企业上半年利润增长了9%,民营企业效益好,银行为何不把钱借给民企呢?因为金融部门出现资源错配,银行给民企贷款,有道德风险,民企不还债,银行要担责任;但国企借钱后,仍能追究到相关责任人,至少有一个说法。

国企、金融机构等并未实现完全的市场化运营,并未形成真正的现代企业管理制度,行政干预较多,容易造成资源的错配。尤其在政绩考核指标之下,当前改革容易陷入两难境地,问题不好解决。

抑制资产泡沫与房地产相关

《21世纪》:政治局会议提到要抑制资产泡沫,这块是否跟房地产有关?央行表示,居民购房贷款率不高,房贷不良率也比较低,房地产当前是否有泡沫?

李迅雷:跟房地产有关。当前居民加杠杆普遍在房地产领域,整个社会房价越来越高,如果资产泡沫破灭,可能会出现金融风险。

居民买房杠杆率虽不高,但今年房贷增长很快。去年上半年居民购房贷款新增1.11万亿,今年上半年居民购房贷款新增2.36万亿,翻了一番。在当前较高的房价下,相当于5000点的股票市场。目前居民杠杆率不高,但如果房价下跌,可能会出现其他风险。

《21世纪》:会议指出,要有效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隐患,当前主要防范什么风险?

李迅雷:当前债市、股市、房市都有风险。债市是信用债的违约,信用债到期高峰期,违约风险增加;7月27日,股市大挫,我国股市整体估值水平比较高,炒作现象明显,价值投资没有理顺;楼市杠杆率比较高,也需要注意风险。


网友参与评论
 
条评论
表情
点击加载更多
返回顶部